快捷搜索:

最近有什么好看的电视剧?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12.〈火舞黄沙〉 艺员:林保怡、黎 姿、陈 豪、蔡少芬、佘诗曼、邵美琪

  2005年的电视剧市场斗得天昏地暗,《亮剑》让人看了又看,《京华烟云》翻拍获得巨大反响,《大长今》带来韩剧热潮……2006年刚刚到来,电视剧市场烽烟又起。央视《乔家大院》和湖南卫视《金枝欲孽》拉开热播大戏的帷幕,到底哪种类型的剧集会给观众带来惊喜?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2006年的电视剧市场势必是武侠之风盛行,言情剧仍是稳步前行,而红色系列和历史剧在喧哗过后渐入冷清。

  主要作品:《神雕侠侣》、《七剑下天山》、《八大豪侠》、《碧血剑》、《风尘三侠之红拂女》

  金庸和梁羽生都是“大侠”,但侠者之风各有千秋,由梁羽生的作品翻拍成的电视剧总是不及金庸作品的普及和经典。《神雕侠侣》的故事大家已经耳熟能详,这一次由刘亦菲和黄晓明这对金童玉女重新演绎,再加上故事本身够经典,此剧想不热播都难。而《七剑下天山》有徐克亲自上阵执导,再加之电影的先期铺垫以及央视这个有力的收视保证,实力不可小看。

  除此之外,王晶的《八大豪侠》、张纪中的最新金庸作品《碧血剑》以及《风尘三侠之红拂女》在第二阵营里的“拼杀”也可说是相当激烈。《八大豪侠》由陆毅领衔主演,黄秋生与陈冠希这样只拍大片儿的主儿委就于小荧屏,范冰冰和李冰冰两大美女助阵,看阵容也知道该有多热闹了;《碧血剑》是张纪中连续拍了多部宋朝背景的金庸剧之后另辟奚径的新作,开始了“战争场面多、武打写实化”。风景如画的武夷山,画面就足够美不胜收了;《风尘三侠之红拂女》最大的看点自然是金马影后舒淇,此次难得涉足小荧屏,所以电视剧在后期制作时便卖出了每集80万元的首轮播放天价,是一部被寄以厚望的精细之作。

  2006年的荧屏上会有孙俪异常活跃的身影,《风雨西关》和《屋顶上的绿宝石》都是她主演的新剧。其中,《风雨西关》在北京台首播前三天的收视率就达到13%%。首度合作的孙俪和陈坤在剧中彻底颠覆以往的形象,奉献出了各自最脱离本色性格的演出。虽然该剧是一部大悲剧,却还是以浓烈的美感震撼了观众;《屋顶上的绿宝石》由孙俪与霍建华携手出演,该剧每集投资超过70万元,创下了时装剧的纪录。

  言情剧能吸引住眼球的除了演员还有剧本。《金色年华》之所以被人看好是因为黄圣依和蓝正龙,这两个有个性有气质又有话题的偶像凑到一起,也该知道这部戏有多拽了吧?

  其实内地始终缺少真正意义上的偶像剧,而《超级女生》之所以被定位为偶像剧,自然是因为由真正的偶像出演。只要打出何洁、李宇春、黄雅莉的名字,万千粉丝就会乖乖地在电视前候着。虽然男主角不够帅,这一干人等演技又稍嫌稚嫩,但获得超高的收视率肯定是毫无疑问的。再加上该剧积极励志,如果能配合今年“超女”比赛播放,风头肯定“惟我独尊”。

  2005年是红色系列电视剧的春天,《幸福像花儿一样》被多个电视台播出,收视常红;而《亮剑》更是创下了平均收视率的第一,但2006年的“红色系列”则有收敛之势,不过还是有两部让人关注。

  由胡亚捷、王新军担任主演的《垂直打击》由擅长驾驭此类题材的著名导演高希希执导,与以往的“红色系列”一样,爱情元素还会搭配进去,鉴于高希希导演的作品一向有着叫座叫好的号召力,这部新作想必也不在话下。《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》是“单眼皮帅哥”佟大为接拍的第一部“红色题材”的电视剧,穿着军装的佟大为在时代背景下为自己的青春岁月画下了悲剧色彩,而著名组合羽泉中的陈羽凡也将在剧中出演角色。导演叶京曾夸下海口,此剧是本世纪最好的中国电视剧。大家不妨检阅一下。

  历史剧今年上档的并不多,只有一部地方台已有播出的《大清风云》。从阵容来看,张丰毅、姜文、许晴、孙淳,个个都是实力派,又加上以故事最多的清朝为背景,本片质量不成问题。但近年来,历史题材的大制作频出,

  天瑜向往童话故事『青蛙王子』,为面对王子的刹那感动,不过她也认为要亲吻青蛙是件极度恶心的事,即使是在梦中………

  自小受到继母金枝的熏陶,加上亡父的债务缠身,天瑜早早明白钱的重要,『持家需要俭,赚钱要耍贱』,所以cable、水管、电线统统都接邻居的,送杂货运瓦斯,样样自己来。不过此刻,对天瑜最重要的一件事,就是参加为死去的母亲平反名誉的音乐会。母亲生前为了筹备合唱团,背了贪污的黑锅,直至病死都无法得到澄清,十几年后,母亲的努力终于得到肯定,她不能错过这场重要的音乐会,所以必须穿上村里最美的衣服出席。这件最美的衣服就在村里思梦娇服装店的橱窗里,不过天瑜没钱买。

  在观美渔村有这么努力为钱耍诈,不计苦力的天瑜,就有养尊处优,处处看她不顺眼的『世仇』,慧容,思梦娇服装店的千金小姐。这个仇是从天瑜的继母金枝和慧容的母亲月娇在年轻时就结下了。慧容早就很习惯拿天瑜来做比较,句句不忘揶揄。不过对天瑜来说,面对慧容的嘲笑早已习惯,因为她明白,总有一天,她会嫁给有钱人,但是她却不知道,就是因为这样,才会遇到生命中的『天敌』,单均昊。

  均昊是Senwell饭店集团上任不久的总经理,铁腕作风让底下的人走路都要很小心,以免踩到地雷。然而不可否认,经过他的整顿,饭店营运的效率确实明显提高,许多累积多年的呆帐也一一解决。

  自小与生俱来的气势令均昊对许多事情固然能做出果断的决定,但是同样的,在身边的人事物对均昊来说,也是理所当然必备的。就像对从小就在他家长大的孤女芸熙,他从来就认为芸熙长大后,就是他的新娘。他的人生,芸熙的人生,他老早就已做好决定,虽然没有问过芸熙,但是他从不认为芸熙会拒绝。

  对于一起长大的子骞,均昊也认为自己必须照顾到,但是向来痛恨懒散怠惰的他,对于子骞事事无所谓的态度,与其说感冒,不如说是头痛,就拿观美饭店的老板唐顺明的事来说,均昊要他摆平,别让唐顺明为了观美饭店及名下土地经营转手而闹事,子骞却说到让唐顺明去跳楼,最后他为了亲自处理好这件事,还得跑一趟观美渔村,岂料芸熙竟在这时反对与他订婚,更不愿陪他前去观美渔村,两人是不欢而散。均昊无法理解芸熙的改变,但是他想到女人所要的不过是个浪漫的过程,于是他想好了,要如何哄芸熙开心。想好了方法,他放心地前往观美渔村,岂料在路上竟会遇到一个专门欺骗观光客的天瑜。对天瑜这个女骗子他一开始就无好感,怎知却会一而再,再而三地遇上她,令他在到达观美饭店以前,短短几公里的路成了漫漫旅程。

  在这同时,子骞正沉默地听着芸熙说着内心事,明白芸熙拒绝均昊只是暂时,目的是为了要均昊明白她的心,然而真正懂芸熙的心是子骞。于是他劝芸熙前往渔村,并亲自送芸熙前往观美饭店,透过窗口看到芸熙与均昊的和好,子骞带着心痛离开。他对芸熙这份感情压抑已久,他也知道芸熙明白他的感情,但她的内心却只容得下均昊。他虽然不愿退而求其次,希望芸熙能给他比友情更多更深的感情,但是看到芸熙烦恼的面孔,再芸熙求救前,他已洞悉她的心事,为她了却心愿。这样的感情还要压抑多久?子骞不知道,他想一直压抑到永远,却又矛盾地希望有一天芸熙会接受他……

  为了争取文化祭的奖金好买下思梦娇橱窗内那件最美的衣服,天瑜可是卯足了劲,拉着正哲扛神轿下海,虽然已经看到那件衣服早在慧容身上,她还是不愿放弃。然而天不从人愿,就在她与正哲扛着神轿快到目的地时,该死的脚竟然抽筋了,连动都无法动,眼看就快要淹死了。吓坏了在旁的正哲,一看到不远处的快艇,就紧急呼救。

  快艇上的均昊在前一天才在热气球上向芸熙求婚,芸熙果然感动落泪地答应,但是天公不作美,竟在紧要关头,那只特别订做的钻戒竟然落海,全是因为那个不合法的热气球漏气,差点害他与芸熙命都没了。但后来见芸熙开心,他的心情也好起来,所以此时单独在快艇上见有人遇难,自是想也不想地投水救人,怎知救上来的竟然就是那个女骗子,好死不好,天瑜手上的钻戒正是他遗失的,原来那是前一天天瑜在沙滩上捡到,以为是玻璃做的假钻戒,戴在手上只为好玩,却忘了拿下来。

  两人为了戒指争执间同时落海。他原本不打算救天瑜的,但眼看天瑜已在水中失去意识,只有再次救她,然而他救人一命的人工呼吸竟被天瑜当做强吻的手段,这回,他懒得解释,在天瑜跑到饭店跟他胡闹时,他以示范的方式,吻了天瑜,事后还狠狠教训了天瑜。

  完全不知道均昊身份的天瑜,根本不晓得站在眼前的,是一位王子,更不知道均昊姓什名谁了。她只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个只会用猝不及防的方法抢走她初吻的色狼。

  在天瑜的一生中,从未像今天让她这么难过,如此难堪。被人占了便宜还被人羞辱,而为母亲名誉平反的音乐会在即,她还是没有任何准备。于是她决定不管慧容要如何嘲笑她,她无论如何都要请求慧容把那件衣服让给她。

  慧容果然不给她台阶下,当场要她吃泥巴。为了能得到那件衣服,天瑜忍下来了。就在她决定张嘴要吃时,手上的泥块被人打掉,抬头一看,竟然是抢走她初吻的色狼。均昊及时阻止天瑜吃泥,原以为他会说什么好话,谁知反过来竟要慧容不要上她的当,因为她是女骗子。天瑜一听,当场气结,但更令她意外的是,这次慧容竟然站在她这边,要均昊别多管闲事,甚至还把那件她梦寐以求的衣服给了她。虽然上面有破洞,但是天瑜已心满意足。

  均昊一回到饭店就面对常务董事张义正对观美案的质问,不过应付这种事,他向来游刃有余。再说第二天就是他与芸熙订婚的日子,对于张义正的无理取闹,他表现宽容。

  此时Senwell总经理的订婚宴是整座饭店忙碌的重心,负责公关行销的子骞自然也责任重大,负责接待媒体记者等等。他虽然不喜欢这样,但看到芸熙幸福的笑容,似乎再大的不平也会消失,不过好友阿健可不这么想。阿健是街头混混,但受到子骞影响才重新做人,视子骞为今生大哥。

  阿健向来就为子骞无法伸展所有长才而抱不平,更看不惯均昊霸占子骞所爱的芸熙,还把子骞踩在脚底下。所以提议制造意外让均昊赴不了自己的订婚宴,虽受到子骞严厉斥责,但还是瞒着子骞偷偷计画。

  当天晚上,芸熙在均昊车上发现一张音乐会邀请卡,指名是给天瑜。看到那张邀请卡,均昊这才明白天瑜所谓要参加一场重要音乐会并非捏造。在芸熙的建议下,均昊命特助大伟带天瑜去买一件适合出席音乐会的衣服。

  大伟原以为这是简单任务,没想到天瑜完全没有美的概念,还加上在旁搅和的正哲和金枝。折腾许久,好不容易把天瑜搞定,安全送回家。回到家的天瑜果然美得连金枝也认不出来。这可乐坏了天瑜,迫不及待要赶去音乐会。

  谁知交通阻塞造成她的迟到,就在赶不及的当儿,偏偏看到一只刚学飞的小鸟落在地上,若不伸出援手,恐怕不被猫吃了,也会被猫玩死。为了救这只小鸟,天瑜只有不顾形象地爬到树上,将小鸟安置好,完全不知道这个景象全被刚刚好经过的均昊看到。

  原来均昊重新为芸熙订做了一只一模一样的订婚戒指,在目睹芸熙为他穿上美丽的礼服时,他诚心对芸熙许下要给她一个完整的家的承诺后,便亲自去取钻戒以示他对芸熙的重视,却没有料到这竟会是芸熙和他之间的悲剧开始。

  此时的均昊看到明明就快迟到的天瑜竟还有闲情去救鸟,天瑜的行为真的不是能用一般的标准去衡量,但他不能否认她的怪异总会引起他不自觉的莞尔。今天订婚心情好,均昊便嘱大伟载天瑜去音乐会,自己已拿到钻戒,搭出租车回饭店即可。然而就在天瑜感激大伟热心助人的同时,均昊差点遭到埋伏在暗处的唐顺明恶意的冲撞。

  原来在均昊离开观美饭店前,唐顺明再次为了饭店求均昊再给他还钱的机会,但均昊决绝的态度令他发狂地想要均昊受伤。不过,唐顺明万万没想到,真正把均昊撞昏的人不是他,而是一部出租车,司机不是别人,正是阿健。唐顺明眼看着驾驶出租车的陌生人载走均昊,一番天人交战后,决定什么都不说地回观美渔村。

  音乐会顺利的落幕,天瑜不带为母亲领到了表扬奖章,还在众人面前表达了对继母金枝的感谢,令接到电话的金枝感动不已,决定跟人家借小货车拉着正哲,前去音乐会接天瑜,一起回家。

  天瑜自是喜出望外,开着车,满足地载着金枝与正哲回家,却没想到在路上竟然撞倒了自路边闪出的均昊。

  原来均昊被撞昏后,坐在出租车后面,就在车子行路间,醒了过来,与开车的阿健发生扭打,车子撞破围栏掉下海里,料想是凶多吉少,没想到均昊大难不死,好不容易回到岸上,向来车求救,却被天瑜撞倒了。

  在看到均昊被撞得不省人事时,金枝、天瑜和正哲惊慌间把均昊带回家。天瑜虽然与均昊交过手,但对均昊背景完全不知。在惊慌失措间,没想到原以为被撞死的均昊竟然醒过来了。

  三人怀着忐忑的心情面对醒来的均昊,却没想到均昊竟失去记忆,三人一时无法应付,又怕均昊随时会想起真相,仓促间,便捏造了均昊是大陆偷渡过来的渔工,名字叫『茼蒿』。

  均昊与芸熙在Senwell饭店的订婚宴因为均昊的失踪而草草收场,为避免影响饭店营运,均昊失踪的消息在子骞当机立断下对媒体封锁。在与大伟遍寻不获均昊的踪影时,单家简直着急得如热锅上蚂蚁。全家一夜未合眼。

  第二天一早,警察来报说找到均昊的外套及所搭乘的出租车,车主是阿健,证实均昊凶多吉少,判断八九成是死亡了。此话一出,子骞脸色大变,明白是阿健动手脚阻止均昊赶赴自己的订婚宴,没想到阿健连自己的命都赔上。在这同时,江之月痛哭失声,单耀荣当下脑溢血,在子骞急救下,紧急送医,一时之间,单家乱成一片。

  单耀荣在医院昏迷不醒,常务董事张义正闻讯赶来,关心的不是单耀荣的病情,而是饭店该怎么办,言下之意,有很明显的要取代单耀荣的位子。芸熙当下不假辞色地说了张义正。张义正恼羞成怒当场在医院闹了起来,最后是子骞将张义正拉出去,安抚了张义正离开。面对江之月与芸熙的不安,子骞主张江之月坐上单耀荣的位子,成为代理董事长。

  在子骞的鼓励下,江之月忐忑不安地坐上董事长的位子,芸熙成为江之月的特助。眼见员工对江之月没信心,加上张义正在旁虎视眈眈,子骞决定要尽全力保护芸熙与江之月。

  在均昊成为『茼蒿』的那天,金枝就觉得把他留在家里是祸害,决定要想办法将茼蒿扔掉,以免日后想起是天瑜撞的,找上门报仇。天瑜虽觉得有些不忍,但面对金枝和正哲的赞成票,也无法反对。

  天瑜带茼蒿到山上扔掉,结果反而是自己受伤,让茼蒿背回来。金枝觉得天瑜太笨,要她自己出马,于是跟远洋渔船船东商量好,准备把茼蒿载走。

  到了金枝要带茼蒿离开的那天,天瑜反而越想越不忍心,为了掩饰这份心情,不断说服自己失忆前的茼蒿有多坏又有多坏,但想到的却是茼蒿背她回到家,后来看到自己要给茼蒿的一袋钱币竟留在家里,赶紧拿着钱币赶去码头。

  天瑜赶到时,正好看到茼蒿才要上船,急忙叫喊,茼蒿闻声转头,却不意被其它人不小心撞进水里。天瑜见茼蒿浮出水面,一急,忙跳下水要救茼蒿,没想到裤管却被水底的铁丝网钩住,动弹不得。这时茼蒿已浮上岸,一听到金枝急喊天瑜为救他下水,尚未上岸,又急急下潜,四处在水底寻找天瑜。找到天瑜时,天瑜已因缺氧呈现逐渐昏迷状态,茼蒿忙浮出水面,急吸口气,沉入水底,以口为天瑜输送空气,解救天瑜上案。在这过程里,茼蒿的脑中闪过似曾相识的片段,却什么也没想起来。

  金枝见连用远洋渔船都扔不掉茼蒿,决定再来计画第三次的丢包,却被天瑜阻止。她接二连三地被茼蒿救,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像自己所想的那么狠心地做出抛弃茼蒿的事。

  既然决定不丢掉茼蒿了,天瑜便抛掉所有顾虑为茼蒿追寻过去。她想到茼蒿在失忆前曾住过观美饭店,于是带着茼蒿前去观美饭店找干爹唐顺明。不过这当然要避开金枝,因为金枝与唐顺明虽然曾是夫妻,但两人离婚时是闹翻了脸,在村里的关系自然是水火不容。

  金枝最恨的就是天瑜来找唐顺明。金枝当年为了气唐顺明,连正哲都让他姓叶,这令唐顺明相当不痛快,虽然在他常嫌弃正哲讲的国语活像外籍劳工,与金枝对骂时,总会说金枝当年背着他偷汉子,不愿认正哲为亲生子,但看到金枝把正哲的姓换掉,胸中的怒火是烧得更甚,每提一回就骂上一回。

  唐顺明虽然与儿子正哲不亲密,却反而跟天瑜很投缘。不过当他在报纸上找不到任何有关均昊被撞的消息,接着又看到天瑜带着茼蒿出现在观美饭店时,简直像看到鬼一样吓了一大跳。但得知眼前的单均昊竟然失忆,内心涌起复杂的情绪。该不该告诉单家单均昊在此,还是该保持缄默?最后为了能保住饭店,唐顺明决定保持缄默。故告诉了天瑜他不知茼蒿的身份。

  回到钱来也杂货瓦斯行后,金枝可不会容忍家里有白吃白住白喝的米虫,当下把店里所有的粗活都分派给茼蒿。茼蒿一时弄不清状况,被弄得团团转,做得十分疲累狼狈,仍然被金枝骂得狗血淋头。天瑜忍不住帮茼蒿说话,却像扫到台风尾似地也被金枝骂到抬不起头。最后茼蒿在忍无可忍的状况下,怒喝金枝,反而令金枝、天瑜和正哲吓一跳。金枝诧异茼蒿的气势,一时之间,竟有点不敢再去招惹他。茼蒿却因为自己的一声怒喝,脑中竟闪过自己在办公室内与张义正对呛的画面。张义正不满江之月坐上董事长位子,想要策画其它董事反对江之月,全被子骞先一步制止。子骞甚至发威与张义正对呛,张义正撂话要子骞记住此时的态度。

  芸熙和大伟多方打听均昊的下落,均无结果,连警方及打捞人员都表示至此程度,无人能活。芸熙当下悲伤痛哭,子骞安慰,答应芸熙把这件事瞒住江之月。子骞并拿出丰厚酬劳要打捞人员继续打捞,不管是阿健还是均昊的遗体一定要找到。子骞的担忧是其它人的两倍,因为一个是他潜意识想要打败的情敌,另一个是他知心好友。在这同时,为鼓励芸熙不可灰心丧志,主张两人一起推动均昊留下的计画,也就是观美案。

  茼蒿发火的气势固然让金枝暂时败阵下来,但第二天,金枝又带着老板娘的架式派茼蒿工作。茼蒿倒也不拒绝,但随着迈出去的脚步,茼蒿与村民渐渐熟络,甚至都会帮唐顺明一把。如此一来,反而是唐顺明觉得对茼蒿过意不去,为了该不该告诉单家实情而夜夜辗转反侧。

  由于茼蒿的建议,原本有碍观光形象的小蜜蜂重整形象,不再为了小利益争得头破血流,采用轮流制,生意果然好转。海边气氛更见和谐。事件诸如此类,因为茼蒿的建议而得改善,村民渐渐对茼蒿信任起来。原本对人设有心防的茼蒿也会跟着村民开朗喝酒唱歌等等。天瑜见茼蒿与村民相处融洽,也会伸手帮忙,两人感情在不知不觉中更进一步。慧容看出天瑜喜欢茼蒿,故意跟茼蒿要好,结果反而被茼蒿教训一顿。

  唐顺明决定跟单家坦白,但是就在说出真相之前,意外过世。唐顺明去的仓促,留下观美饭店给天瑜和正哲。金枝反对天瑜和正哲接受继承,但是天瑜想起唐顺明生前如何为这饭店,不愿放弃。茼蒿赞成天瑜的做法,开始为观美饭店改装成有特色的民宿。

  金枝见观美饭店在天瑜和茼蒿的改装下,显得十分不同,又见连正哲也跃跃欲试,终于放弃己见,并感念之前与唐顺明的夫妻之情,让儿子恢复姓唐。天瑜与茼蒿的感情至此已然确定,甚至成为村里公认的一对,连处处与天瑜作对的慧容都认输,大家喊等着喝天瑜和茼蒿的喜酒,就在观美饭店改装后开张的第一天,一纸公文来了,就是Senwell饭店集团要在近日内接收观美饭店。大家哗然,茼蒿却看着公文想起了过去零碎的片段,只觉眼前一片混乱。

  子骞为了观美案,偕同芸熙来到观美渔村。子骞无意中发现了茼蒿,要叫住茼蒿。茼蒿却当子骞是陌生人地闪开。其实茼蒿下意识害怕改变现有状况,不想离开天瑜,不想回到没有天瑜的过去。

  子骞追丢茼蒿后,赶着要去跟芸熙说,话未说出,听到芸熙跟他表示她已向均昊说再见,从此展开新人生,希望子骞能帮她。一时之间,子骞无法告诉芸熙发现均昊未死。

  既然发现均昊未死,子骞也找到未死的阿健。原来阿健怕事情会影响到子骞,故出事后,就躲了起来,但后来还是被子骞找到。子骞发现真相后,十分挣扎。

  在子骞的坦白下,均昊回到 Senwell,尚未恢复记忆的他,只有靠着子骞带着他面对一切。此时,子骞与均昊才有从未有过似兄弟似朋友的感情。

  芸熙开心均昊回来,但是痛心发现失忆的均昊竟然爱上天瑜,想尽办法要均昊恢复记忆,见均昊反而痛苦,黯然退到一旁,决定接受子骞感情,成全均昊与天瑜,就在这时,均昊恢复记忆。

  不知道均昊已恢复记忆的天瑜决定要进Senwell保护均昊,在慧容的陪同下,两人好不容易成了饭店清洁人员,却屡屡与均昊错过,最后总算与均昊见面时,均昊却对天瑜冷言冷语,鄙视天瑜的一切。天瑜心碎,芸熙虽然不忍,但也无法劝均昊接受天瑜。

  随着天瑜对均昊不屈不挠的感情表达,均昊对天瑜的冷漠开始有了动摇。芸熙察觉,难过,与均昊摊牌,希望均昊明白需要均昊的人是她不是天瑜。子骞看出均昊的犹豫,决定去追求天瑜,断绝均昊对天瑜才刚被唤起的感情。

  子骞与天瑜的相处后,子骞发现天瑜的好,不忍伤害天瑜,却在不知不觉中,爱上天瑜,并让均昊误解天瑜与他才是真正一对。均昊在对天瑜死心之余,与芸熙飞到美国纽约举行婚礼。

  天瑜在村民鼓励下,带着大家凑到的钱,买了机票前往美国纽约,决心要带回茼蒿。虽然找到教堂,找到婚礼进行中的均昊,却被均昊冷言拒绝,狼狈回到观美渔村,却不知均昊与芸熙这场被打断的婚礼并没有继续。

  芸熙发现自己虽然在乎均昊,但是却想念子骞照顾她的那段日子,在看开之际,鼓励均昊追回天瑜。最后均昊与天瑜总算有情人终成眷属。子骞失意,芸熙出现在子骞身旁,告诉子骞,以前是她让子骞等待,现在换她来等子骞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